家雀舆情

家雀舆情
舆情和SEO的一切都在这里

「舆情热点」员工揭秘:TikTok美国版抖音如何深陷危机

还记得去年8月张一鸣因TikTok美国版抖音被米国封禁后的发文吗?可能很多人和小编一样,都对美国版抖音在米国之路的坎坷有些不明其中的原委,今天小编给大家整理了一些由17现任和前任员工为大家一起揭秘。

TikTok美国版抖音_舆情热点新闻_员工揭秘Tik Tok

与特朗普政府“交恶”

2019年底,TikTok的高管们决定应对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随着美国大选临近,他们如何处理新崛起的社交媒体应用上的政治内容?这种担忧引发了关于这一主题的一连串会议和内部辩论,有些是面对面的,有些通过该公司专有的通信软件。例如,他们考虑是否可以给应用培训算法,将视频中的“让美国再次伟大”(MAGA)的横幅识别为有问题的内容。但这种调整可能会不公平地标记实际上不是政治性质的内容:也许“让美国再次伟大”的横幅在那里,但视频实际上是一个同步剪辑,仅此而已。

其他社交媒体网站上的政治内容已将这些平台变成了造谣场所。即使TikTok没有出现这种情况,该应用也有可能成为合法政治话语的家园,激怒其中一些已经对该应用表示担忧的共和党人。商讨此事的高管包括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的掌门人张一鸣,讨论甚至考虑在大选期间关闭TikTok的“For You”算法,这将是一项禁用TikTok标志性功能的激进行动。

与此同时,TikTok开始着手增设一个内容咨询委员会(Content Advisory Council)。这是一个由外部专家组成的小组,旨在就政治内容等问题向该公司提供建议,但它肯定没有采取激进的措施,比如关闭“For You”算法。

到2020年年中,TikTok的政治类短视频爆炸式增长,标有“#2020大选”和#“大选2020”的短视频累计播放量达到了34亿次。接下来是6月份的决定性时刻,数百名青少年和流行音乐迷在抖音发起了一场行动,通过注册免费门票而没有参加活动的计划,扰乱了特朗普在俄克拉荷马州塔尔萨的集会,给了时任美国总统一个令人尴尬的虚假期望。此后,TikTok一直无法逃脱政治,陷入了地缘政治漩涡。这场政治漩涡有可能淹没这家拥有4年历史、每月用户约7亿、年营收预计达到10亿美元的全球热门初创公司。

周受资临危受命

自TikTok与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发生冲突之后,一场扣人心弦的“戏剧”持续上演。去年8月,特朗普下令快速出售该业务,称如果不这样做,他将封杀TikTok。到月底,TikTok时任首席执行官、前迪士尼高管凯文·梅耶尔(Kevin Mayer)辞职,留下张一鸣与特朗普和TikTok的潜在收购方周旋。出售TikTok美国业务的谈判将涉及全球一些最大的上市公司,包括微软、甲骨文和沃尔玛,它们都热切希望能够拿下这个十年来最有价值的科技资产。

“在此期间,我们夜以继日地工作——公众对所说的时间表、机制和合法性有很大的困惑,所以这是一个非常紧张的时期,”梅耶尔下台后,成为TikTok代理负责人的瓦妮莎·帕帕斯(Vanessa Pappas)说。“显然,每个人都在远程工作,但高层之间每天都要通多个电话。不寻常的命令和我们在大流行中做出的反应相结合,使这种情况变得不可思议地不现实。”

动荡仍在继续,但平息这一切不再是帕帕斯的责任。

上周五,TikTok任命周受资担任公司首席执行官,他在一个月前刚刚加入字节跳动,担任首席财务官。一位在中国与周受资密切合作的高管表示,这位在名校哈佛毕业的新加坡高管精通英语和汉语,并善于驾驭两种文化。在人际关系至关重要的中国,周受资在数年前与张一鸣建立了关系,当时周受资还在俄亿万富翁尤里·米尔纳(Yuri Milner)的互联网投资公司DST担任合伙人,负责寻找有前景的投资对象。(DST发言人表示,该公司后来对字节跳动的投资是通过一个专注于慈善项目的工具进行的。)

抛开全球政治不谈,周受资还面对着诸多的内部挑战。作为TikTok一年内的第四任掌门人,他不得不应对众多现任和前任员工所描述的建立在不信任、猜疑和保密基础上的工作氛围。TikTok发言人表示:“我不否认有些员工认同这一点,但我不同意这是普遍的看法。”

一些人描述TikTok的内部做法和程序有毒,与该公司作为年轻人轻松娱乐论坛的公众形象形成了鲜明对比。

在采访中,17名现任和前任员工表示,与特朗普政府紧张关系的背后是公司的文化。在这种文化中,高管的晋升超出了他们的能力水平,员工不受主管重视,预计要工作到凌晨1点才能与中国的高管沟通,组织架构图等基本信息几乎找不到。

一名前TikTok员工回忆说,当一名经理要求直接下属靠墙集合时,就像面对“行刑队”。经理会“因为你所犯的每一件错误在同事面前批斗你,让你无地自容。”“每当有人问我:‘你在那里怎样了?’我都可能会说:‘我需要一整晚喝几杯酒来告诉你一切。’”

TikTok发言人对此表示:“如若确有其事,这种做法确实不妥。”

封杀危机

随着TikTok的员工寻求保持该应用的增长,它的受欢迎程度引起了美国立法者的注意,尤其是共和党人。大约与此同时,负责监管美国企业与外国企业之间交易的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America)表示,将审查字节跳动对Musical.ly的收购。

虽然TikTok否认存有不当行为,但仍存在形象问题。作为第二年5月的部分补救措施,它聘请了一位首席执行官:梅耶尔,这位前迪士尼高管曾帮助策划迪士尼最重要的收购——皮克斯、漫威、卢卡斯影业和21世纪福克斯,并通过成功推出迪士尼+流媒体服务提升了他的声誉。去年2月,当迪斯尼未聘用梅耶尔担任首席执行官后,TikTok是前来拜访的追求者之一。不过梅耶尔并不是TikTok寻求的唯一解决方案。

根据美国非营利组织响应性政治中心(the Center for Responsive Politics),其母公司字节跳动加大了在华盛顿特区的游说力度,去年支出260万美元,比2019年增加了近10倍。字节跳动还开始与微软进行对话,广泛讨论这家科技巨头持有少数股份并可能帮助TikTok在美国存储用户数据的交易。

情况很快变得更加复杂。6月底,特朗普计划了他希望的胜利回归竞选活动,在塔尔萨有19000个座位的俄克拉荷马银行中心(BOK Center)举行群众集会。在6月20日集会的五天前,时任特朗普竞选经理的布拉德·帕斯凯尔(Brad Parscale)曾吹嘘说,通过在线形式申请免费门票的人数激增:超过100万。但在活动真正举行时,出席者显然很少,部分原因是反特朗普用户在TikTok组织了一场运动,网上注册门票,等到活动当天却“放鸽子”。

爱荷华州道奇堡居民玛丽·乔·劳普(Mary Jo Laupp)回忆说:“我们在英格兰有家人预订了参加这次集会的门票,在澳大利亚有青少年看到视频后,加入了潮流,找到了俄克拉荷马州的邮政编码和美国电话号码来预订门票。”乔·劳普是这场运动的领导人之一。她在TikTok的视频呼吁用户加入这场运动。“这件事传遍了全世界,”她说。

这对以脸皮薄著称的前总统特朗普来说是一个尴尬的打击。不到两周之后,美国时任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公开表示,出于国家安全考虑,美国正考虑禁止包括TikTok在内的中国社交媒体应用。

然而,特朗普政府一直没有决定如何处理TikTok。有一个特别的72小时的时间段有助于展示白宫内部在这个问题上的混乱。7月31日,特朗普告诉媒体记者,他打算封杀TikTok。他当时表示,打算第二天就这么做。但他并没有这样做。在第三天上午的一轮高尔夫球赛后,他与微软首席执行官萨提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通了电话,这实际上为微软寻求TikTok交易开了绿灯。

出售风波

特朗普给了微软45天的最后期限来完成这笔交易。在这笔交易中,微软将收购TikTok在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业务,并确保该应用在美国存储美国用户数据。为了进一步迫使TikTok迅速出售,特朗普发布了两项行政命令,如果该应用不出售,将迫使其离开美国。如果TikTok的相关业务在9月中旬前未对外出售,第一项行政命令试图阻止TikTok在美国被用户下载;如果它没有在秋季末完成交易,第二项行政命令将会彻底封杀TikTok。特朗普的这两项行政命令都在联邦法院遇到了挑战。

执行特朗普第一命令的工作落到了美国商务部的肩上。一位前商务部高级官员表示,问题在于,白宫在签署行政命令之前从未咨询过商务部。他说:“我们从《华尔街日报》和CNN上发现,这份行政命令已经签署。”当商务专家开始调查时,他们的眉毛都竖起来了。“在存在国家安全风险的应用和设备领域,TikTok排名第几?我得告诉你,它在名单上排得很靠后,”这位商务部前官员说。“还有其他更紧迫的优先事项。我们很多人都很困惑,为什么这个问题值得特别关注。”

曾在美国商务部和司法部工作的人说,特朗普的时间表注定了整件事。一位前商务部官员表示:“这是任何人可能采取的最笨拙的方法。”他表示:“这一过程需要数月才能产生更好的结果。这完全削弱了我们起诉这件事的能力。”与此同时,商务部预计白宫会提交它赖以起草行政命令的证据。但它从未出现过,也有可能从未存在过。一位前商务部官员表示:“我们必须从头开始,经历证明总统已经做出决定的整个过程。有一种难以置信的挫败感。我们最终得出结论,他们不在乎行政命令是否得到执行。他们想要一个新闻头条,传达他们对中国强硬的政治信息。”

当特朗普的下属准备与TikTok对簿公堂时,该公司考虑如何出售自己以及卖给谁。这些努力在几个方面进行,得到了字节跳动最著名的两位投资者——General Atlantic的比尔·福特(Bill Ford)和红杉资本的道格·利昂(Doug Leone)的帮助。与微软的讨论主要落在张一鸣、福特和利昂身上。

一位熟悉谈判的知情人士表示,梅耶尔被排除在谈判之外,而是寻求与甲骨文交易。甲骨文不是一个最优的选择:它没有收购或经营消费科技公司的丰富经验。但其联合创始人拉里·埃里森(Larry Ellison)确实与共和党有着深厚的联系。埃里森曾组织了一次特朗普竞选筹款活动,参与者需缴纳10万美元用于高尔夫郊游和与特朗普的合影。考虑到特朗普的情况,这些共和党人的关系似乎很有吸引力。

但出售的各种排列都不能代表张一鸣或他的投资者真正想要这样做。张一鸣希望保留对TikTok的控制权,而福特和里昂等投资者则希望TikTok能够进行首次公开募股,而不是仓促安排、可能低估价的对外出售。

TikTok的高层希望将公司此时的内部运作描绘成勤劳和冷静的头脑。TikTok全球营销主管尼克·特兰(Nick Tran)表示,员工们“在整个这段时间里充满信心,在艰难的挑战中表现出了难以置信的韧性。”负责监管TikTok在其应用上与社交媒体意见领袖联系的高管库兹·奇昆布(kudzi chikumbu)表示:“这是一场旋风。我认为低下头,接受这个应用的增长,并真正继续工作,让我们能够忘记恶劣的外部环境专注于工作。”

潜在的后果是可怕的。根据TikTok自己在一份法庭文件中公开的估计,为期两个月的禁令将使美国观众减少40%至50%;为期六个月的禁令将是致命的,它将使TikTok最重要的市场——美国观众减少80%至90%。

到了大选日,也就是TikTok一直担心的日子,事情变得更加明朗了。特朗普出局,民主党人乔·拜登(Joe Biden)获胜。

家雀舆情热点结束语:想要回顾更多关于美国版抖音Tik Tok的新闻,可以移步到舆情热点的版块去查看哈,无论怎样,小编都希望Tik Tok可以越来越好!


转载请注明出处:家雀舆情 » 「舆情热点」员工揭秘:TikTok美国版抖音如何深陷危机

需要舆情管理、舆情优化、舆情监测业务需求

在线快速咨询 一键了解详情
cache
Processed in 0.00524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