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雀舆情

家雀舆情
舆情和SEO的一切都在这里

政府舆情应对案例:河南原阳4男童案-政府错误的舆情应对

家雀舆情今天给大家分享的主题是政府舆情应对案例,近日想必很多人都非常关心河南原阳4男童被埋案件,虽然现在事情已经告一段落,但在事情被媒体报道的中间调查过程,河南原阳的有关政府部门在舆情应对方法上简直令人堪忧,一起来和小编看下吧。

image

河南原阳案舆情危机爆发始末:

2020年4月18日17时10分左右,原阳县盛和府建筑工地土方堆放场在整理土方时,发现土方中有1具儿童尸体,原阳县公安局接警后迅速赶赴现场进行调查,并在附近村庄开展排查。新乡市、原阳县高度重视,立即启动安全生产应急预案,迅速组织应急管理、消防救援、卫健等部门赶赴现场开展救援,至当日22时40分,又陆续从土方中找到3具儿童尸体。

调查表明,17时许,彭某雨到达案发现场后,操作挖掘机清坑,期间看到挖掘机挖出一个疑似人形的黄色物体,遂停止作业,并下车查看,发现是一名儿童的身体,即给施工方负责人吴某杰打电话;17时10分,吴某杰到达现场后随即拨打120电话,救护车到达现场时,发现该名儿童已无生命体征;17时49分,原阳县公安局指挥中心接到报警,原兴派出所民警先期到达现场,原阳县政府相关职能部门陆续到达,开展救援和现场保护工作。摸排了解到还有3名失踪儿童的情况后,立即展开救援,3名儿童尸体被相继发现。

4月20日,通过对4名儿童尸体解剖,认定刘某邦等3名儿童系被泥土压埋致机械性窒息死亡,李某然系被泥土压埋致机械性窒息合并肺破裂、脊柱断裂死亡。经综合分析,死亡原因系4名儿童进入案发现场土坑,然后重型自卸货车卸土压埋造成窒息死亡。

处理结果:4月20日,新乡市众孚置业有限公司与死者家属签订了赔偿协议,相关赔偿当场到位。4月21日下午,4名亡童均已安葬,目前家属情绪稳定。

河南原阳政府的危机:事件处理的过程中,各方媒体都在积极跟进事件发展,却因为殴打记者、装聋作哑等一系列做法,让事态扩大,群情激奋,下面内容摘自公众号( 东方岳中)。


负面舆情面前,尽管是一次意外事故导致,当地县政府有关部门却犯了三个致命大忌。

第一忌:集体逃避为哪般,推诿失踪反现眼。

20日一早,新京报、红星等几位记者到县城管办公楼采访受阻,有穿制服的城管局人士面对镜头表达却是“该事不归俺管,归谁管俺也不知道,请去问政府”;记者再赶赴有权颁发“施工许可证”的住建局采访,结果还是进不了门,无人正面接待;记者又赶到涉事项目所在的原兴街道办,综合执法队大门紧锁,办公楼“人去楼空”。或许这三个单位的领导有些惶恐不知如何应对媒体,甚或“上面”有交代,担心万一说错了、走偏了,才不是设障上锁,就是“躲猫猫”。但身为相关涉事部门,迟早被媒体调查追溯到,怎能甩锅遁形?若是无责更无须逃避,你“和尚”跑的是快,但“空庙”却被拍摄并公布出来,最后不恰恰成了畏罪心虚、“不作为”的表现么?

image

image

第二忌:阻挠甚至驱打记者正当采访,是滥权滋事的犯浑做法。

早在1998年,中国记协就设立了新闻工作者维权委员会,之后多年,业内、各界都未停止过为记者正当维权的积极呼吁和大声倡议。但就在我国抗疫防控稳住局面的当口,全国各地基层干部、医护人员和媒体记者成为最令我们感动的靓丽风景,原阳却出现了9名当地工作人员如“九大金刚”,执勤拦路,阻挠征得死者家属同意去公墓采访的几名记者,要说是假记者敲诈或另当别论,但任你是三家主流媒体照拦。从现场照片与视频得见,记者被推搡、扣手臂、掐脖子,眼镜踩毁,衣包撕烂。在听到记者自报家门为《新京报》等媒体后,还居然说“不论什么媒体,都不许进”!“没有政府的允许,不能进去采访。你们为个采访,值得吗”?最令人咋舌的是,手机当场被抢,等送回来时已被删空刷机,这种暴力行径,不是在解决问题、接受公众监督、让全国人民放心,而反倒是激化矛盾、丑化自己、有做贼心虚之嫌,甚至打人者还要被追责。试问,谁给了这些人施暴、抢走个人物品并删手机信息的权力啊?!此等行径难道不是涉嫌寻衅滋事犯罪和滥用职权罪么?

image

第三忌:一问三不知,把装聋作哑当作蒙混过关的“解药”。

巧合的是,去年山东枣庄问题水泥联合调查组带队干部面对央视记者镜头“只张嘴不出声”,湖北黄冈疾控中心唐主任面对督查组“一问三不知”。现在,原阳也出现了这一“戏精套路”:21日上游新闻记者给县委书记打电话从未打通过,受阻现场给县政府办赵主任电话,对方却反复说“我信号不好,我听不清”。而记者当日见到原阳县委宣传部卞副部长,询问被抢手机是谁送给他们的,他说“不认识”;再问殴打记者的人是谁,回答“不清楚”;为什么拦阻记者,把手机刷机,回答“不清楚”。这真正是急死个人儿啦,平原开阔地带手机信号畅通,面对面交流时,是在记者被打引发各地媒体报道,当地感受到压力送来手机的时候,按理说理应坦诚相对 了,为什么还这么闪烁其词、晦涩不明呢? 

image

原阳事件反映出,某些地方再度出现畏媒体如虎、出事怕曝光的问题。从根本上说,这是对法治、民意与舆论监督的三重叫板。原阳县书记屡次不接记者电话、各局堵门遁形、县政府办主任手机信号不好、宣传部副部长“先说打人者是死者家属,后又不承认说过”及“诸事不清楚”、街道办阻拦且不屑于采访价值......这一波波,各路神仙粉墨登场,反映出县委县政府在舆论监督面前的“巨婴”、低能,骨子里还有但凡曝光就是“找茬”、能捂就捂不行就“堵”的陈旧观念,毫无意识媒体关注这一意外事故,并不是给政府抹黑,而是帮助当地查找漏洞、改进不足,也是给惋惜四个幼小生命消逝、关切此事的全国各地广大群众一个交代。当前移动互联网发达,凡有负面舆情,当地拍摄爱好者、自媒体等率先会传播,势必很快引来主流媒体的关注和舆论监督。


结束语:小编觉得政府部门在面对舆情危机应对的时候,一定不会只有原阳这一个反面案例,所以网络舆情的处置机制是每个政府都需要学习的,互联网时代的发展,已经不是找新闻看的时代,舆情发生在生活的朋友圈,希望政府舆情应对方面的能力都能有所提高。

转载请注明出处:家雀舆情 » 政府舆情应对案例:河南原阳4男童案-政府错误的舆情应对

需要舆情管理、舆情优化、舆情监测业务需求

在线快速咨询 一键了解详情
cache
Processed in 0.007724 Second.